网站首页 | 万博mantbex手机官网 | 万博man手机客户端 | 万博matext登录
万博mantbex手机官网 > 万博matext登录 >
高级检索

《聊斋》随笔之悍妇江城

2021-01-08/    万博matext登录

编者按:

说实话,我不太喜欢江城这个人物,因为我觉得不太可爱;不过,我仍愿意写写她,因为她很有趣。现代人流行说什么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,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,真巧,江城正是这样

  说实话,我不太喜欢江城这个人物,因为我觉得不太可爱;不过,我仍愿意写写她,因为她很有趣。现代人流行说什么“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,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”,真巧,江城正是这样一个“有趣的灵魂”,而且她还很美,简直太适合小布尔乔亚们的择偶标准了。

  之所以说江城有个“有趣的灵魂”,是因为我觉得江城大概是有史以来“最完美的泼妇”,她真的把泼妇这个行当发展为一门艺术。

  我们平时印象中的泼妇形象是怎样的呢?剽悍点儿的,也许是《功夫》里的包租婆那样,扬着头,叼着烟,气沉丹田,运着狮吼功;庸俗点儿的,也许是夏金桂那样,蛮横耍赖,和薛大傻子一对俗物;风雅点儿的,也许是潘金莲那样,抱着琵琶,唱着《山坡羊》……

  江城是属于智慧型的,所谓“用兵如孙子,策谋三十六,六六三十六”,我们看她挥洒自如,谈笑间灰飞烟灭,不得不慨叹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

  东坡先生写悍妇,有云:“龙丘居士亦可怜,谈空说有夜无眠。忽闻河东狮子吼,拄杖落手心茫然。”蒲公给江城的考语是“胭脂虎”,和“河东狮”也属佳对。

  江城姓樊氏,男主高氏名藩,——按照《聊斋》惯例称作高生。两人本是青梅竹马,但高家是富户,樊氏家贫,流寓不定,不得不天各一方。

  几年之后,一个才子佳人式的偶遇,高生和江城在陋巷相逢,真是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,两人缱绻流连,无声胜有声。高生装了一会儿矜持,故意丢下红巾而去,——老实说,我不晓得一个大男人为啥出门还带着红巾,若说不是憋着坏心勾引小姑娘,我是不信的——江城何等乖巧的人,正中下怀,“匪我求童蒙,童蒙求我”,立马派小丫鬟追上去还给他,暗中悄悄地“易以己巾”。看到美人有意,高生喜不自胜,发誓非江城不娶,——这就是倒霉催的,所谓“不是冤家不聚头”是也。

  高老头当然不答应了,门不当户不对。凭良心说,高老头这人虽然势利了点儿,却也差点救了这个不争气的儿子,不过“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”,高生绝食了。老太太心疼儿子,没办法,悄悄地去了樊家一趟,见江城“明眸秀齿,居然娟好”,遂敲定了这门亲事。——叫你看脸!

  新婚燕尔,夫妇倒也相得,不过江城有个毛病,“善怒,反眼若不相识”,发起怒来六亲不认。高生因为爱她的缘故,不敢争竞,一开始跪跪搓衣板、键盘之类的还有效,后来这样也不灵了,江城动辄大棒伺候,不让高生进屋,高生只好睡在房檐下,惨得不行。

  老两口看不下去,稍微说几句,江城顶撞,各种不服,可把高老头气坏了,“逼令大归”,把江城打发回娘家,无论老樊头怎么求情也不管用。

  就这样过了一年多,事情终于有了转机。这天,高生外出,正好遇见了岳丈,老樊头把他邀请到家里,令他夫妇相见,“夫妇相看,不觉侧楚”,要不说是孽缘呢?当晚高生就留宿在樊家。想来江城不发飙的时候还是颇可人意的,高生隔三差五就背着父母到江城这里宿一晚。

  老樊头也不闲着,赶紧去找高老头商议,高老头推脱儿子不愿意,老樊便把小夫妻和好的事情说了一遍。听到儿子这等贱骨头,可把高老头气坏了,可也没办法:“彼爱之,我独何仇乎?”等亲家走后,立即把儿子叫出来痛骂一顿,还没骂完,樊家已经把女儿送来了。

  夫妇和好的条件是和老两口分家另过,高老头说得明白:“我不能为儿女任过,不如各立门户。”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明智的,江城好了一个月,本性复发,高生脸上天天挂彩,一天被打得受不了,跑到父母家里避难,江城“横梃追入”,——颇有戚少保王氏夫人“日操白刃,愿得少保而甘心”的气概,——当着公公婆婆的面,把丈夫打了几十棍。

  高老头看到儿子这样窝囊废,立刻把他赶出:“我惟避嚣,故析尔;尔固乐此,又焉逃乎?”——我为了躲避聒噪才分的家,你这么喜欢挨打还逃个毛线?高生有家难奔,有国难投,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到底老太太心软些,怕儿子寻死,只好找了个房子给他暂住。

  老樊头两口子终于被女儿气死了,江城因为老两口儿天天规劝,一怒之下,连吊丧也不去,天天就隔着墙壁痛骂,故意让公婆听见。高老头躲不起更惹不起,只好装聋作哑。

  这货有恋足癖,自从与江城分居后,寂寞难耐,不仅偷妓,还瞧上了一有夫之妇,原因是“爱其双翘”,便偷偷地遣一“老红娘”代为通款,不巧却被江城撞见。震慑于江城的淫威,老红娘被迫同意她的计策:“可先往灭其烛,便言陶家至矣。”——你先去把那个杀千刀的家里的蜡烛给灭了,就说陶家那个淫妇到了。于是,趁着月黑风高,江城冒名顶替,高生喜不自胜,一番丑态之后,举灯一看,“大惧失色,堕烛于地,长跪觳觫,若兵在颈”。

  我们看《水浒传》,小霸王醉入销金帐,掀开帐子,却是一个胖大和尚,黑天黑地里莫名其妙挨了一顿好拳脚。人都说“灯下看美人”,高生的运气理论上比周通好多了,当然也只是理论上,高生此时恐怕宁愿遇到的是花和尚,花和尚好歹还是人……

  江城做事风格就是干净麻利,也不废话,直接“摘耳提归,以针刺两股殆遍,乃卧以下床,醒则骂之”。“摘耳提归”是个什么情形,相信广大八零后同学并不陌生。

  “生以此畏若虎狼,即偶假以颜色,枕席之上,亦震慑不能为人。女批颊而叱去之,益厌弃不以人齿。”也就是说,后果很严重,高生某方面的能力出现了障碍(可惜他没有生在我大省城济南,不然随便一个街头广告都能让他重拾男儿雄风)。熟悉宋史的同学都知道,想当年金戈铁马,高宗赵九妹不忘和爱妃们交流感情,正在入港之际,内侍禀报“金兵来了”,官家经这一吓,从此竟然“临事不举,不能人事”(《宋史纪事本末》)。江城的这一怒之威,堪比金人六师呵。

  俗话说“秦桧还有三个朋友”,江城就惨点儿,只有一个,还是她的胞姐,还不如缪丑相公。俗话又云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”,自然,樊家二姐也是个悍妇。姐妹两个凑在一起没有其他话题,就是比谁的“阃威”更大,谁的家暴水平更高。二姐嫁给葛氏。高生去其他亲戚家里,江城就发脾气,只有去葛家才高兴。

  两个怂包两乔儿一起喝酒,葛氏嘲笑道:“你怎么这么怕老婆?”高生笑道:“天下事顾多下解:我之畏,畏其美也;乃有美不及内人,而畏甚于仆者,惑不滋甚哉?”——我怕媳妇,是因为媳妇长得美,还有一些人,媳妇不如我的美貌,但比我还怕,真是令人不解。不巧隔墙有耳,丫鬟把这话报告给二姐了。二姐二话不说,抄起木棍就追出来了,高生见她来势汹汹,吓得连鞋都没提就跑。我不得不说,樊家姐妹的棍法都好生了得,二姐一棍就击中了高生的腰胯,三下就打得倒地不起,再一棍打得头破血流。真是叹为观止,武松醉打蒋门神都没这么利索。

  高生爬回家里,把江城吓了一跳。高生因为得罪了大姨子,不敢告诉江城,再三盘诘下才吐露实情。正当高生以为自己要完蛋的时候,江城拿出一块白布把高生的脑袋包上,忿忿地说道:“别人的老公,哪里轮得到她来打!”——由此可见,江城颇有些领地意识,自己的老公自然只能自己打。江城立刻短衣襟小打扮,揣好木棍,带着一个小丫鬟直奔二姐家。二姐还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,笑脸相迎。江城黑着脸,也不答话,掏出木棍,一棍就把二姐打趴了,还不解恨,又把二姐的裤子撕开,痛打了一番。最后的结果是二姐“齿落唇缺,遗失溲便”,不仅给打成了兔唇豁牙,还打得大小便失禁。——再一次感叹一下樊家姐妹的棍法了得。高生摊上这么一个护驹子的老婆,真不知道是喜是忧。

  二姐不甘心,派她家的怂包男人前去找高生问罪。葛氏悄悄地跟高生说:“仆此来,不得不尔。悍妇不仁,幸假手而惩创之,我两人何嫌焉?”——我这次是不得不来,我家母夜叉不仁不义,幸好假手你家的母夜叉痛打一顿,咱两个有啥嫌隙呢?不想这贼话儿被江城听了去,指着骂道:“龌龊贼!妻子亏苦,反窃窃与外人交好!此等男子,不宜打煞耶!”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,还不打死,留着过年?说着,又要拿棍子。——棍子,樊家姐妹专属武器。葛氏抱头鼠窜。

  高生假托文会,去参加同学的社交party。Party开在同学家的高档酒店,自然少不了名妓助兴,高生看到这种场面,有些担心,大家劝他:“闺阁中的耳目再长,也不至于到这里。”高生想想也是,又垂涎妓女的美色,遂留。妓女也屡次挑逗,在他手掌里写下一个“宿”字,高生心乱如丝,“欲去不忍,欲留不敢”,不过“酒壮怂人胆”,几杯酒下去,高生就把自家“榻上胭脂虎”抛到爪哇国去了。

  天色越来越晚,酒店客人越来越少,众人发现有一个很文雅的少年遥遥地对面坐着,自斟自饮,“对烛独酌,有小僮捧巾侍焉”。大家都夸赞他的高雅。不一会儿,少年喝完酒走人,派小僮回来告诉高生:“主人相候一语。”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见高生颜色惨白,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溜之大吉。原来,少年是江城假扮的,小僮是她家婢女。捉奸捉到这种份上,令人叹服。

  高生回去挨了一顿鞭打,从此吊庆皆绝,彻底成了孤家寡人。教育局局长下来考试,高生因为神思恍惚,讲错了题,被革去了功名。怎一个“惨”字了得!

  江城的有趣还表现在她很有创意。三番五次地折腾,高生算是消停了,不过把柄要想抓还是能够抓到的。高生有一次和婢女私语,不幸被江城看到了,江城认为这里面没私也有弊,用酒坛扣在婢女的脑袋上打了一顿,然后又把两个人捆在一起,“以绣剪剪腹间肉互补之,释缚令其自束。月余,补处竟合为一云”。

  《聊斋》里的暗黑技术很多,比如陆判的割头换心术,荷花三娘子的剖腹取子,云萝公主的倩人代孕,不过他们都是神,只有江城一介凡人,居然能有这样的好奇心,如果大清国的科学环境足够好的话,也许三百年前我国就要在免疫学方面取得重大突破了。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就这样被耽误了,万恶的旧社会。

  除此之外,江城还有很多花样,比如,她喜欢把饼子丢到泥地里,踏上几脚,然后把高生叫过来,看他吃泥饼子取笑作乐。

  假设没有后来的剧情转折,江城大概要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花样捉奸和家暴上了。按照蒲爷的解释,这一切都是因果,因此只要老僧的一碗水就能把她泼醒。这一段故事就有点儿流俗了,江城不仅突然转型成了贤妻良母,而且还代为置妾,就是前面说的那个妓女。唯一我比较感兴趣的是这篇偈子:

  “莫要嗔,莫要嗔。前世也非假,今世也非真。咄!鼠子缩头去,勿使猫儿寻。”

  “平生不修善果,只爱杀人放火。忽地顿开金绳,这里扯断玉锁。咦!钱塘江上潮信来,今日方知我是我。”

  真真假假,哪个是我们的本来面目呢?其实我怀疑江城是鲁智深转世,虽然蒲老爷子一口咬定说她的前身是长生鼠。

  《聊斋》里还有好几个泼妇,比如《马介甫》,而且《马介甫》的结局我觉得比《江城》要自然合理一些。蒲老爷子把泼妇写得这样绘声绘色,当然要归功于平时搜集工作做得好,而且据说他的两个嫂子是有名的泼妇,大概平时深有感触。蒲老爷子信誓旦旦地说《江城》是听浙中的一个叫王子雅的人讲的。这个王子雅,在小说里打过一次酱油,这家伙去高生家里做客,因为讲荤段子讲得忘乎所以,被江城灌了几碗巴豆,差点儿挂掉,从此和学里的人互相告诫,再不敢去高家做客。看来,江城是真的改好了,从此泯然众人矣。

版权所有©万博mantbex手机官网 京ICP备01027212号
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   Tags
Baidu